2011年4月26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市住建委)作出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将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xx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的所有权由王xx转移登记至第三人名下,并向第三人颁发了X京房权证朝字第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

原告诉称,第三人私下恶意串通与原房屋所有权人之一王xx(已逝),以房屋买卖形式将本案涉案房屋过户至第三人名下,原告作为涉案房屋法律意义的继承人,王xx及第三人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其合法权益。原告发现上述行为后即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于2017年6月6日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王xx与第三人之间签订的涉案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后原告获知被告在办理涉案房屋转移登记时,并未审慎核实涉案房屋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及王xx是否为唯一产权人,在王xx当场口头说不是夫妻共同财产后即认定为个人财产径行过户,未尽到合理审查职责。现《民事判决书》已认定买卖合同无效,被告上述行政行为丧失合法性基础,理应撤销。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诉请法院判决:1、撤销被告将涉案房屋所有权人登记为第三人的行政行为;2、判令第三人于2011年4月26日领取的X京房权证朝字第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无效。

被告辩称,2011年4月26日,王xx与第三人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将涉案房屋出售给第三人。同日,双方共同申请办理涉案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并提交了《房屋所有权证》、《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自行成交版)》及身份证明等材料,同日,市住建委根据《房屋登记办法》的相关规定,向第三人颁发了X京房权证朝字第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被告认为,市住建委为第三人颁发的涉案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的行政行为已尽审慎审查义务。请求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裁判。

第三人述称,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涉案房屋的原所有权人为王秉武,2011年4月,王xx与吕x商议将涉案房屋过户给第三人。该行为基于各方家庭财产分配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第三人已经实际取得房屋所有权。原告无权干涉王秉武对涉案房屋的处分,不具有本案的原告主体资格。《民事判决书》确认了合同在王xx与第三人之间无效,但成立赠与关系,并强调合同无效并不必然导致涉案房屋转移登记无效。涉案房屋登记的申请材料齐全,程序合法,法律适用准确,不存在被撤销的法定事由。

姚律师分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并参照《房屋登记办法》的规定,房屋登记由房屋所在地的房屋登记机构办理。直辖市、市、县人民政府建设(房地产)主管部门或者其设置的负责房屋登记工作的机构是房屋的登记机构。本案中,市住建委作为当时涉案房屋所在地的房产行政主管部门,对其辖区内房屋行政登记申请依法具有受理、审查并作出登记等行政职权。根据相关文件和部门职责分工调整,被告在本案中具有相应的应诉职责。

《房屋登记办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申请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应当提交下列材料:(一)登记申请书;(二)申请人身份证明;(三)房屋所有权证书或者房地产权证书;(四)证明房屋所有权发生转移的材料;(五)其他必要材料,前款第(四)项材料,可以是买卖合同、互换合同、赠与合同、受遗赠合同、继承证明、分割协议、合并协议、人民法院或者仲裁委员会生效的法律文书,或者其他证明房屋所有权发生转移的材料。第二十三条规定,自受理登记申请之日起,房屋登记机构应当于下列时限内,将申请登记事项记载于房屋登记薄或者作出不予登记的决定:(一)国有土地范围内房屋所有权登记,30个工作日。本案中,市住建委收到涉案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申请材料后,依法受理,经查验申请登记材料、询问申请人,认为申请符合前述规定,在法定期限内向第三人颁发了被诉《房屋所有权证》,市住建委的上述行为符合法规规定本案中,市住建委对申请材料已尽审慎审查的义务,但被诉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所依据的《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已被生效民事判决确认无效,故其合法性基础存在缺失,应予撤销

法院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于二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作出的将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xx号房屋所有权由王xx转移登记至第三人名下的行政行为;同时撤销为第三人颁发的X京房权证朝字第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

法律依据 第七十条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